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望的博客

笔耕不辍,做有良知的经济学人

 
 
 

日志

 
 

现实版的“破窗理论”——兼谈北大约谈偏激学生  

2011-03-29 17:05:36|  分类: 国计民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7年读初中的时候,学校只有一座3层高的教学楼,它也是那时乡里唯一的一座楼,鹤立鸡群似的树立在乡镇的南部。能进去读书,觉得很自豪,觉得很珍惜。也就是在那里,我第一次深刻认识到了管理的重要性,隐隐的为我关注管理学埋下了伏笔。

某班教室的玻璃,被一些调皮的学生打碎了几块,找不到具体的破坏者,学校经费不足,就责成班主任“按人头收费安装新玻璃”,每个学生都要交5毛钱。有些学生很气愤,觉得不是自己砸的玻璃,凭什么自己要出钱,这明显是吃亏了。为了不吃亏,有些学生也开始砸玻璃,破损的玻璃越来越多,学校按人头的收费越来越高,达到了每人5元。结果更多的学生觉得自己没砸玻璃,却要交这么多的钱,亏吃大了,争先恐后去砸玻璃。往往玻璃刚安装好,一周之内绝对全部砸完。

我是个好学生,每次都老老实实去交钱,却一直不去砸玻璃。有一次,班主任又要收玻璃的钱,这次是8元。我中午回家给父亲要钱,等到快1点钟,父亲才满身污泥的干完农活回家,看着父亲满身的污泥,我觉得父亲挣钱真的很不容易。父亲毫不吝啬的给了我20元钱(还有我大哥一份,他和我一样也在读初中,也免不了要交一份。对于我们读书,无论多么困难,父亲从来都没有吝啬过)。由于等父亲等到1点钟,当天下午我上课迟到了,老师让我在门口站了一节课。当天晚上,我越想越气,等教室就剩我一个人的时候,疯了似的抡起一个板凳去找玻璃砸,但转了整个教室,窗户都空空如也,玻璃早就被砸完了。终于,我看到教室大门上面的门窗上,还有一块小小的可怜的玻璃,于是不顾一切的爬到凳子上,抡起一个板凳就把它砸的粉碎。我是砸碎教室最后一块玻璃的那个坏学生。于是我知道,每个人都有善良,只要去引导;每个人都有邪恶,只要去激发!

事情还远没有结束,恶性循环出现了。没有玻璃可砸的人,开始找新的替代物,那就是凳子,玻璃的故事开始被完全复制到凳子上去。不到一个月,整个教室就找不到一条完整的凳子了。于是,初中的三年,虽然我常常看到维修师傅忙碌的身影,但绝大多数时间,我是在一块玻璃也没有的教室站着上课的。冬天的时候,呼啸的北风把瑞雪从教室的北边一直送到南边,整个教室都白茫茫的;夏天的时候,肆虐的狂风卷起暴雨从教室的南边一直送到北边,整个教室都一片汪洋。

 结果是,很多老师都不按时上课,印象最深的是初二的《几何》课,那位姓赵的老师仅仅给我们上了一次课,其余时间都没有出现!进一步的灾难性结果是,全班108个同学,初三结束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考上了东明县第一高中。那年,我疯了似的超水平发挥,考了全县第三的好成绩,数理化全部满分,让母校沙窝一中的老师拿我做榜样教育学生N多年。

 想想以上出现的恶性循环,真的好可怕。后来我知道了,这叫“破窗理论”。政治学家威尔逊和犯罪学家凯琳提出了的“破窗理论”认为:如果有人打坏了一个建筑物的窗户玻璃,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的维修,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暗示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玻璃。久而久之,这些破窗户就给人造成一种无序的感觉。结果在这种公众麻木不仁的氛围中,犯罪就会滋生、猖獗。

 想想近期埃及、利比亚等国的情形,就是一种典型的“破窗理论”。压抑良久的社会民意,只要有第一个人出来“呐喊”和反抗,作砸碎第一块玻璃的人,就会形成“破窗理论”,进一步产生“蝴蝶效应”,无数的人站起来,压抑良久的愤怒象火山一样爆发,摧毁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在电影《让子弹飞》中,张麻子就是那个砸碎第一块玻璃的人。南昌起义、“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等的道理亦在于此。

 由此我又想到近期北大约谈偏激学生的事情。看看网络相关评论和留言,众人皆深感惊诧。我不但很惊诧,而且很愤怒。何谓偏激?难道学生不能有点新想法,难道年轻的时候不能有点激情。一定要每个人都约定俗成的墨守陈规吗?一定要每个学生年纪轻轻就城府深厚、老气横秋吗?有点新想法有什么错!北大的某些管理者,在仅仅关注今天的绩效之余,似乎还要思考一下有一天历史给予你的必然评判。北大“自由、民主、包容”的精神不仅仅是北大的,也是整个中华民族的,不能丢,更不能肆意扼杀或践踏!

 目前的中国,稳定当然还应该是压倒一切的大事情。从北大的某些管理者的角度来看,约谈偏激学生十分必要,因为这些学生最有可能就是那第一个砸碎玻璃的人。但要防止出现第一个砸玻璃的人或者切断蝴蝶效应,是以堵为主,维稳费用极高。如何若大禹治水,以疏为主,关注民生,让每个人根本没有怨气和愤怒去砸玻璃,应该是维稳政策的大方向。

中国要避免“破窗理论”形成的恶性循环,需要大智慧,需要大改革。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