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望的博客

笔耕不辍,做有良知的经济学人

 
 
 

日志

 
 

刘易斯拐点到来了吗?  

2011-08-02 17:24:06|  分类: 学术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晨,在11号地铁站李子园站站口,我看到了“奇怪”的一幕。一辆黑色奔驰停在地铁站口,七八个农民工正忙着把行李放在车的后备箱。一个衣着高档的40余岁的男子(我细心看了一下,该男戴欧米伽表,阿玛尼T恤),满脸堆笑,殷勤地拿着中华烟,依次给农民工让烟;一个衣着时尚的40余岁的女子,不顾10余分高跟鞋的劳累,满脸堆笑的帮助农民工搬运行李。我急忙冲过去,问了最旁边的一个农民工:“老乡,老板亲自来接啊?”。他的回答很幽默:“老板娘也一起来接了啊”。

 这让我回想起1997-1998年,那时候,我每年把几百个农民工从鲁西南老家带到胶东的企业去。每次的场景我都依稀记得。那时候,没有老板对农民工这么殷勤。记得有一次把20多个工人带到威海一个小家具厂,老板娘开车到汽车站接站。她看到工人后,那种高傲的神态、指手画脚的手势十分夸张。我提出让几个工人随她的车走,她竟然说:“你看他们那么脏,味道太大了,你做我的车,让他们做公交”。最后,我拒绝做她的车,和工人一起做公交到了家具厂。

 十几年过去了,企业主对农民工从不屑一顾到满脸堆笑,显然,农民工对于企业主的价值迅猛提升了。是因为农民工“不脏了,味道不大了”而被他们接受了吗?应该不是!农民工供需变化导致了这一切,从1997-1998年农民工的供大于求,到现在的供不应求,从1997-1998年的“民工潮”到目前的“民工荒”,农民工变得越来越“稀缺”,越来越主动。稀缺的就是有价值的,这是经济学基本的定律。

 年初,在《经济研究》和《中国社会科学》看到了蔡昉的2篇文章,他认为中国的刘易斯拐点已经到来。但他的文章,并没有让我信服。今天见到的这一幕,不得不使我思考,中国的刘易斯拐点是否真的已经到来了,是第一拐点,还是第二拐点?这个问题的定论,将关系到每年年初的“民工荒”是短暂现象还是持续现象。

 必须写出一篇文章研究这个问题,特别是对“是第一拐点,还是第二拐点”做出解释和判断。

         注释:刘易斯拐点,即劳动力过剩向短缺的转折点,是指在工业化过程中,随着农村富余劳动力向非农产业的逐步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逐渐减少,最终枯竭。 由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发展经济学的领军人物、经济学家阿瑟·刘易斯(W. Arthur Lewis)1954年再《劳动无限供给条件下的经济发展》一文中提出。1972年,刘易斯又发表了题为《对无限劳动力的反思》的论文。在这篇论文中,刘易斯提出了两个转折点的论述。当二元经济发展由第一阶段转变到第二阶段,劳动力由无限供给变为短缺,此时由于传统农业部门的压力,现代工业部门的工资开始上升,第一个转折点,即“刘易斯第一拐点”开始到来;在“刘易斯第一拐点”开始到来,二元经济发展到劳动力开始出现短缺的第二阶段后,随着农业的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农业剩余进一步增加,农村剩余劳动力得到进一步释放,现代工业部门的迅速发展足以超过人口的增长,该部门的工资最终将会上升。当传统农业部门与现代工业部门的边际产品相等时,也就是说传统农业部门与现代工业部门的工资水平大体相当时,意味着一个城乡一体化的劳动力市场已经形成,整个经济——包括劳动力的配置——完全商品化了,经济发展将结束二元经济的劳动力剩余状态,开始转化为新古典学派所说的一元经济状态,此时,第二个转折点,即“刘易斯第二拐点”开始到来。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