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望的博客

笔耕不辍,做有良知的经济学人

 
 
 

日志

 
 

岁月·历史·梦想  

2012-08-09 12:43:09|  分类: 生活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静静流逝的日子,对一个人,是岁月;对一个民族,是历史。岁月抑或历史,都有沧桑、希冀、无奈和梦想!一代人的岁月,就是一个民族的一段历史,或伟大,或荒唐。我的恩师——烟台大学徐盛岩教授游历欧洲,发来札记数篇。细细品读,读出的是徐老师那一代人经历的那个年代的历史印痕。和他们比,我生活在一个好时代,值得珍惜和奋斗!

 经徐老师同意,转发其欧洲游记一篇。

  5月26号早晨才4点多钟,我就怎么也睡不觉了。太兴奋了,真的很兴奋。虽然我时时提醒自己:60岁的人了,不要象小孩子,屁大点事沉不住气。可我还是象小孩子一样沉不住气。张罗了几乎半年的到英国以外的欧洲国家看看,现在终于要成行了,我怎么能不兴奋呢。反正睡不觉,我便趟在床上胡思乱想。

 大概还是小学四年级或五年级,我在学习语文《最后一课》时,或许是因为都德的文章写的太好了,乃至于我现在还能背下来(见下附);或许是因为都德文中的小弗朗茨与我当时的年龄、情景太相近;我竟就蒙蒙胧胧地喜欢上了法兰西。1964年,当我连跳两级考上初中,我那大山中的小村子着实热闹了一番,长辈们因为我小小年纪中了“秀才”,让我结结实实地吃了几天饱饭。镇上中学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新奇:“宽敞明亮”的教室(当时在我眼中)、“宽敞明亮”的寝室(当时在我眼中)、“宽敞明亮”的食堂(当时在我眼中)、寝室里的上下床、电灯、……。而更让我新奇的是新开的历史、化学等课程。我酷爱历史。首先是因为我们的历史老师讲的太好了,堪称一流。我们的历史老师叫谢正象,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老同盟会会员,曾留学日本,只可惜被文化大革命毁了,现在也不知道他还是否活着,在什么地方,但在我的心里,他永远是我最崇敬的老师。通过历史课的学习,我知道了圆明园、八国联军、鸦片战争、……。我知道了在我中学小镇(洞口县石江镇)的外面还有一个更大更好的世界。我很想去看看这个世界。1967年,我又跳级一年考上高中(那时侯我们县一共只有3所中学,其中只有两所中学招高中),我心中模模糊糊的到外面世界看看的想法似乎一下子放大了起来,“我一定要走出大山、走出洞口、走出湖南、走出中国”的野心一天比一天强烈。可惜,就在此时,1966年兴起的文化大革命愈演愈烈,67年停课闹革命,我的高中一天也没念我又回到了我的大山中,我的野心也从此破灭。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1969年,“伟大领袖”毛主席发最高指示:三线不搞好,我一天也睡不好觉!于是,当时被认为最紧迫的三线工程之一的“湘-黔铁路”正式开工。当时无论干什么最常用的是人海战术(民兵),为了修这条铁路,几乎整个湖南都被动员起来了,一个生产大队(当时的体制)组建一个民兵排,几个大队组建一个民兵连,一个公社组建一个民兵营,我被充数硬被拉进了我们大队的民兵排,我拖着瘦削的身躯从大山又走向了更大的山(湘西深处,洞口地处湘西边缘),只不过这次我的确走出了洞口。

 修铁路挖山炸石,非常辛苦,一般壮劳力尚且很吃力,而我这身子骨,一陈风都可以刮走,没干几天就已经吃不消了,我正在是留是走两难之际好运又一次降到了我的头上,公社(当时的体制)副书记,也就是我们(民兵)营长兼教导员的通讯员兼秘书“生病”(其实是开溜了)走了,要在全营找个人代替他,由于我是我们营唯一的高中生(这是他们这么认为的,其实我一天高中也没念过),便毫无悬念地被选上了,从此我便脱离了苦海。为了不干苦活,我在营长面前表现得非常“乖巧”,加之我文笔尚可,营长很喜欢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渐渐地喜欢营长,视他为父亲。营长叫曾传林,是个老革命,跟他同资历的人大多已干到县委书记、地委书记了,而他不但还只是一个公社副书记,而且已经干了近10年,而且50开外的人还被派到这大山当中的工棚里,领着一帮农民干苦力;当然,也只有他这种人才会去。营长除了文化低、说话糙,哪儿都好:正派、仗义、有担当;其实,如果我身上有什么优秀的品质都是从他身上学到的。

 营长仗义,在修铁路结束以后还把我借调到公社搞专案(营长修铁路结束后负责公社的治保和武装部;所谓专案是负责建立、保管当时叫“地、富、反、坏、右”的人的档案)。乃至“伟大领袖”毛主席说:大学还是要办的……,他又力推我参加考试(当时湖南的“工农兵学员”还是经过考试的,只是考的很简单)上了大学,走出了大山,走出了湖南。所以在当年保送上大学的“工农兵学员”中象我这样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也被保送上了大学这其实是一个例外。实事求是地说是我们营长让我实现了走出大山、走出湖南的梦。

 我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出中国的,但阴差阳错我没能实现,这是我一生的痛、一生的遗憾。俗话说,“天道酬勤”,这句话对于我来说的确很不合适。调到烟台,不知道什么原因(也许是烟台的环境太好、也许是对身体没有信心、也许是父母的早逝让我悔恨、也许是对命运的捉弄彻底心寒、……),我的目标彻底丧失了。我胸无大志、碌碌无为,让一个又一个机会从我的生命年龄的缝隙中溜走了。把许多原本我应该完成的一个又一个目标压到孩子的身上,每当想到此,我深感惭愧、后悔和内疚,深感对不住孩子。孩子也真争气。2002年出国,2006年拿到高签(高技术移民签证、这是许多出国的孩子梦寐以求的),2011年拿到永住(永久住居权)、2012年加入英国国际。当这一个又一个好消息传到我耳朵里,我儿时的梦又蠢蠢欲动。当2007年我第一次走出中国内地踏进香港,当2009年我第一次从香港登上开往大不列颠的飞机,我都无数次在心里默念:“感谢姑娘,感谢上帝!”。当几个小时后我即将乘坐早就听说但无缘得见的“欧洲之星”去我儿时就向往的法兰西时,我真的很高兴。“感谢上帝!”,在我心里实在找不出能使我的梦想一次又一次被实现而激动不已的表达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52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