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望的博客

笔耕不辍,做有良知的经济学人

 
 
 

日志

 
 

美国第27周:政治资本能获得多大的经济收益?  

2013-03-27 02:50:44|  分类: 美国访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治资本可以获得经济收益,在中国是不争的事实。但政治资本能带来多大的经济收益,需要严谨的学术论证。50多万条的数据整理,模型推导、计量分析, 近4个月的努力, 终于完成《政治资本与农户收入不平等:中国事实与实证》一文,主要结论如下:
    (一)2003-2007年间,农户家庭人均收入水平保持较快增长,年均增速达10.96%;基尼系数从0.4970下降到0.4693,收入不均等状况略有改善。但5年中基尼系数一直高于0.4的国际警戒线,表明中国农村收入差距较大,存在较严重的收入分配不平等。从结构分布看,不仅政治资本户和非政治资本户之间存在收入分配不平等,而且在政治资本户之间,由于拥有的政治资本等差异,也存在较严重的收入分配不平等。

(二)政治资本对农户家庭人均收入的影响显著且较大。2003-2007年间,政治资本户比非政治资本户的家庭人均收入高30.78%,其中有9.12%来源于政治资本的收益,权重达29.63%。因此,党员和干部身份有显著的收入优势,即政治资本能给农户带来显著的经济收益。其中,“乡村干部户”获得的经济收益尤为突出,其次是“国家干部户”,最弱的是“党员户”。政治资本获得经济收益,一方面使得政治资本户成为现有农村经济政策的受益者,对其贯彻、执行或推进农村经济政策形成激励,利于中国农村经济政策的良好执行与延续;另一方面则会引起非政治资本户的不满而不利于农村稳定。同时,政治资本的经济收益存在显著弱化的趋势,且该趋势逐步增强。这表明,中国农村的市场化进程在逐步推进且效果显著,市场机制配置资源与财富的作用在日益增强。

(三)政治资本的经济收益主要来源于政治资本户在非农产业拥有的机会和优势,其主要途径有二:一是干部工资,二是从股份制、合作制、私营或三资等企业经营中得到的收入。因此,仅就本文的数据和研究来看,没有直接证据表明政治资本的经济收益来自于权力寻租,但政治资本户确实在非农产业拥有更多的机会和优势,并为其带来了经济收益。

(四)无论是政治资本户,还是非政治资本户,“家庭经营收入”、“外出打工或经商收入”和“从集体得到的收入”的显著性均十分突出;而“租赁收入”则不显著或显著性较弱。由此可见,基于家庭经营的小农经济依旧是中国农村经济的鲜明特征,家庭经营收入依旧是中国农户的核心收入来源,但作为传统的农户经营形式,其对农户增收的边际作用较弱。外出打工或经商收入已经成为中国农户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且对农户增收的边际作用较强。因此,我国农户收入的基础是家庭经营,增收途径则是非农就业。另外,农村集体所有制在中国农村仍具有较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农地流转市场尚不成熟,规模不大,土地转包收入还不是农户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

(五)需要指出的是,由于数据和研究方法的局限性,首先,本文尚无法准确给出政治资本经济收益逐渐弱化的原因。笔者只是参照刘和旺和王宇锋(2010)的逻辑,尝试从市场化程度视角给出一个可能的解释,但本文的实证分析并没有纳入市场化程度这一变量。其次,对于政治资本户是否依赖政治资本进行权力寻租或腐败,从而带来经济收益,本文没有进行测量。最后,对于农户家庭收入和政治资本之间可能存在的内生性问题考虑不足。而实际上,在中国农村,存在依靠经济基础获得政治资本的可能性,即经济收入高的农户更有可能成为政治资本户(陈钊等,2008)。若数据可得,充分考虑权力寻租或腐败、以及农户家庭收入和政治资本之间的内生性问题,可能会对本文的实证结果或结论产生一定冲击。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